• 08年的時候跑到波士頓去呆了幾個月,是那種抱著考察教育產業的名義去的--結果考察歸考察,倒也沒整出個屁來....所以,終究是耍去了...或說是瞭解美國去了,印象中的美國粗獷,自由,混不吝,單純,缺心眼,甚至有些粗魯--當然這是跟京都的人比起來而言喔...

    房東梅長生應我要求一起看棒球比賽,正巧波士頓芬威棒球場上演紅襪隊pk揚基隊,我們就坐著地鐵前往芬威球場了,近的很...下雨了,我們就在雨中等待....

  • 我愛穿愛買二手服裝是出了名的,此次在日本名古屋閑晃時也不忘了要找些二手衣或古董舊貨等市場逛逛,噥,這家Creamy奶油二手服裝店是不是很可愛啊,坐落在名古屋大須觀音寺附近,一服不貴--但比起波士頓的Good will當然還是"懶噍比雞腿"啦,意思是沒法比,波城的二手服實在是...太便宜了....

  • 2009-10-19

    秋日和4 - [映像人生]

    都懷疑北京跟波士頓之間的時空差別了...去年的這個時候的波士頓也是楓紅滿天的,爽極了!!

  • 自從我從波士頓回來後,口頭語便由XXX改成了"感恩"--為什麼呢這是?那是因為我住的波士頓那戶人家裡信仰慈濟--台灣佛教的另一個發揚光大者的信仰裡,而裡頭的信仰者們皆以師兄師弟師姐師妹的尊稱以外,還事事不斷的要說"感恩"--你幫我提了行李,感恩!我幫你吃掉了剩下的菜,感恩!把場地打掃完,感恩!洗完了車,感恩....總之是無處不感恩,處處都感恩啊....

    如今兒回到北京,我就是處處感恩的習慣竟然也改不了了,朋友乍聽之下萬分驚喜,說我言重了大概,其實沒有到要用到感恩這個詞的地步,只稍說聲謝謝就得了,還感什麼恩啊...久而久之下來,竟習以為常了,再久而久之下來,他們居然聽出了我感恩的話裡,其實沒有任何感恩的意思,而只是句口頭闡的時候,他們也恍然大悟了...

    這天他們給我送來了幾頭陽澄湖的肥蟹時,我還沒來的急報謝之餘,他們已經先對我感恩了多便,好像是跟日常大小便般的容易...我想反擊時都已經來不了....

    (在家附近散步時,發現了輛漂漂的灰藍色途安車,車子裡放了張諭世警言的卡片,"生活在感恩的世界裡"....我看了頓時無語了,想不到感恩一詞已經如此的流行大街了,落淚感恩哪....)

  •  
    (波士頓公立托兒所裡的老師和義工們的照片,閑閑沒代誌的家長們都可以來做義工喔....)
     
     
    (給娃娃的家長們的通知書等都放在這一個個帆布袋裡,每個帶袋口都用娃娃們的手印來表示是誰的袋袋喔....)
     
     
    (LOST & FOUND 的最新商標....) 
     
     
    (每個娃娃都有一個自己專屬的小櫃櫃,這還不錯...值得咱們這邊的學校學學...你看上邊還帖上他們的小照片以利識別...呵呵,雕刻時光的員工櫃也這麼玩吧....)  
  • 找到Toscanini's 的門臉照片了,終於.....看看吧!

    (其實Toscanini's Ice Cream & Coffee的門臉並不算是太起眼,但是就是很溫馨隨意嘛...其實,波士頓好多商家的門臉也都蠻隨意的說....) 
     
    (佔據咖啡館中間的那張大桌子...超大,很舒服....但是我沒在上面坐過,蠻適合美國的...但是搬到東方來就不知道了...)
     
    (另一個角度看大桌子...仔細看,插線板直接從天花板掉下來,很酷喔...) 
     
    (玻璃櫥窗上直接貼著店名,沒有燈罩的小燈泡直接一掛,也是蠻酷的說....) 
     
    (靠窗的位子,適合聊天,寫功課和談情說愛啦....

  • (黃昏,漁船和沐浴在氤醖中的房子...波士頓南郊的堅果島/Nut Island上的風景) 
     
    (海邊孤獨的人影...認不出人的樣子,但好像是以前的朋友王嘉祥的胖忽忽的背影,但好像也可以是任何人...)
     
    (陪伴他的是夕陽,蘆草,海浪...還有一杯當肯甜甜圈/dunkin donuts的咖啡還有往事.....)
     
    (遠遠的波士頓就在那兒...一架飛機黃昏中準備回巢了...)

  • (波士頓南郊的堅果島上/Nut Island,海鷗正在堤岸上休憩...海鷗並不怕人,約略走近點才會嘩嘩的拍起翅膀往海面滑去,所以囉堤岸上全都是海鷗的便便囉...小心!)
     
    (濕路路的海灘邊上一個暖器片...原來不要用的暖氣片也可以用來當作固定龍蝦船的茅嘛,是不是?還廷神奇的呀.......)
     
    (生銹的暖氣片和小螺貝殼...,銹的顏色美的不可思議,只有海水能打造出這樣的色彩嗎?) 
     
    (黃昏中的龍蝦船小屋...) 
  •  

    (<遠離非洲>電影裡最著名的鏡頭,瑞德福替梅莉史翠普洗頭,邊洗頭還邊吟詩...天啊,這是在天堂嗎?

    等向西北航空確定完回程的機票後,在波士頓的日子就算是要結束了...打包行李,收拾書籍和雜誌,破爛零碎的各種廣告和消費單據...每次一遇到這種情況,我總會想起<Out Of  Africa>遠離非洲的電影裡,梅莉史翠普打包完行李後,坐在空洞洞的大廳裡的情景,她或許點了根菸,坐在箱子堆上...想著,結束了--接下來呢?

    是的,結束了,接下來呢...估計還有很多精采的節目在等著吧,只是梅莉史翠普那時形容憔悴,愛情沒有了,生意又破產失敗,房子也沒了,人財兩空,一個人孤零零的等著坐船回丹麥老家的情景,場面令人心碎...只是這一切"苦果"都是自己造"虐"而不自知,可能白種人的世界裡沒有這種輪迴轉世的說法,所以一味的感傷著,直到她在最後一次謁見新駐肯尼亞總督跪求他請求將土地歸還給原住民時,她才真正獲得了重生....

    我不知道真實的情形是不是真有這麼"人道"主義的場面發生,因為"白種人"向來貪婪而不自知,做了侵占的事還得找藉口來美化這一切,所以是否有這麼段史實並不可考...跪求總督後,她的情人瑞德福在眾目睽睽中扶起她來,離去....不久瑞德福便死於一場空難事故中...故事算是徹底結束了....

    然而,真的結束了嘛?

    其實並沒有,後來伊薩丹森/Isak Dinesen(<遠離非洲>小說的作者)回到了丹麥後, 以女主人凱倫的名義寫下這一長串的回憶體式小說,一直流傳到現在....所以,她門的故事雖說已經結束了,影響力卻在繼續流轉,所以,一切都沒有結束,且還在繼續之中,所以,結束並不是真的結束,而是另外一個開始,不是嗎?

  • 2008-10-31

    鄉愁的感覺

    這兩天從紐黑文的耶魯回到波士頓郊區,感覺好像是"回家"了似的,波士頓就好像另外一個家的感覺,住的有點久就會產生這樣的錯覺,既熟悉且陌生的一種感覺,然後是在紐約的感覺有點像是意思意思的逛逛,點到為止,沒有深入;紐黑文的感覺也是,如果住長點的話,家的感覺才會出來....比來比去,波士頓更讓人有鄉愁的感覺啊!
  • 這兩天應威廉老師要求要把我每天吃飯的內容報告上來,因此逼的我每天在動手吃飯前都得拍下餐點的照片...昨天比較可惜的是去Legal Seafood海鮮餐廳吃龍蝦由於太著急吃而沒有拍感到可惜以外,如今我每天都得拍下我所吃的東東啦...給大伙分享一下我都吃啦什啦?

    (波士頓有家連鎖的自助型餐廳,冷餐又是,叫做Fresh City,賣自助沙拉或捲餅,三明治等...雖說我實在不是太喜歡吃冷餐啦,但是偶而嚐嚐鮮嘛還是沒有多大問題的嘛....)

    (結果,櫃檯小弟看我猶疑不決--這是處女座的天性不要怪我,他就強烈建議我說莫札列啦企司做的蔬菜玉米捲餅不錯吃喔,要不要嚐一個試試,結果...我試了一下還不錯喔,當然他的自助咖啡是粉糟糕的...這玩意英文應該叫做Burritos,裡邊的配料你可以任選喔...)

    (Fresh City自助式快餐店入門口的樣子,有一根葫蘿蔔當標誌....)

    (這已經是另外一家餐廳了,叫做au bon pain是一家麵包店兼濃湯店,也是自助的喔,在波士頓也是開的到處都是,他的店都是醒目的黃色當主色,所以蠻好識別的....噥,這是我的晚餐熱熱濃湯+麵包,多少錢忘了要調出收據才知道....)

    (這是他店內的模樣,黃黃的...到處都黃黃的,所以特別醒目遠遠的就能看的到....au bon pain我查了一下他的意思應該是法語,然後意思是說多麼好的麵包呀...的確,他隨時在現場出爐各式各樣的麵包,只是他的麵包真的都是比較硬的麵包,牙床不好的人....小心啦!)

  • 萬聖節快到了,波士頓家家戶戶有娃兒的好像都已經搞的快半瘋了,商家也趕緊備好萬聖節的各種妖魔鬼怪的道具,準備家長們瘋狂的採購一把,只是經濟不景氣有沒有影響到商家的如意算盤我不知道,但這天我騎車經過Needham小鎮時,教堂門口擺了那麼大串的南瓜還著時把我給震了一下,發幾張快照祝大伙萬聖節快樂.....

    (夕陽西下的草坪上擺滿了黃橙橙的南瓜的景象也是夠壯觀的...萬聖節快到了,有娃ㄦ的家長趕快來喔....)

    (沒小孩的家長也沒關係,買個南瓜炖個粥也很補的嘛....)

    (說來果真來了,這名父親帶著兩個可愛的小女娃挑了兩顆巨瓜準備打到回府了,畫面還廷感人的呦...)

    (波士頓的夕陽是不是粉直啊,連我的松下LX-2都快適應不過來這麼直的光線和這麼豔麗的顏色了,老天保佑我過一個美好的萬聖節......)

  • 這些日子從波士頓的僑教中心借了不少書,由於這僑教中心的全稱是<駐玻士頓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華僑文教中心>,自然而然里頭圖書館的的藏書多數是繁體字版的印刷品,大大符合我的胃口,我在圖書館里東看西瞧,看到好多書多數是小時候自己讀過的書,所以才會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像是回到了高中(虎尾高中)時在圖書館里每天翻啊找啊的時代...

    最近借了詹宏志所編選的"謀殺專門店"系列裡頭的<死前之吻/A kiss before dying>和<神秘房客/The Lodger> ,這是詹宏志甚為得意的一套編著,我至今還沒看到過,所以能在僑教中心借到感覺蠻意外的,此外還看到了小時候讀的逯耀東先生的<只剩蛋炒飯>--一本描寫滷菜和牛肉麵等的美食書,吳盛的散文<店仔頭>和<母親>,林語堂的<唐人街>,還有皇冠系列的翻譯叢書等還算廷全的,結果這一趟來波士頓住也是跟台灣人住一起,上圖書館也是借的是繁體字版的書,我覺得英文反倒是退步了的感覺,呵呵!

    林語堂的<唐人街>寫在幾幾年我沒細查,但是是用英文寫成的我倒是知道,然後再翻譯過來變成我手中今天這個樣子,故事描寫華人湯母一家老小在美國開洗衣店,開餐廳的經歷過程....只是,林語堂實在是太喜歡言之有物了,他喜歡在小說裡夾雜著對中國文化的介紹,從儒家到道家幾乎這些筆墨都沒少過,所以就顯得粉像一本"移民教科書"或"中西文化交流的橋樑"之類的典範,有點無趣--可能林語堂下筆太善良,太平和了,以致於整部小說顯的有點無趣....

    但這並不妨礙裡頭一些有趣的小細節,諸如東方式母親的典型形象,湯姆經歷青春期時的尷尬,和二哥這個反面形象的設立....其實,這部小說裡最有趣的應該說是二哥的角色,一個熱愛美國文化,大談多喝牛奶和多吃牛肉的傢伙,不斷跟他弟弟妹妹們鼓吹美式的價值觀的這樣一個人,林語堂還安排了他跟一個舞女結了婚,然後她跟自己的上司偷人,然後離婚什麼之類的,情結安排的亦常拙劣,司馬昭之心也太清楚無遺了,只是這樣一本書作為鼓吹東方式儒道式的價值觀倒也還是情有可原,也就不那麼過份計較一本小說的技巧了....

    重讀沒有代表別的意思,只是想回頭看看那個年代的自己(20年前)自己都是在看哪些書呢?如今時光悄悄划逝,未來又不多可知的情形下,重溫一下"舊夢往昔"也並不是件犯罪的事ㄦ,您說是不?但有一點是可以說明的,那就是"老了",連20年前的書都可以拿出來說事,您說不是老了,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