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0

    觀自在 - [生活日誌]

    多數時候人的身體是聽不到心的聲音的,也就是心聲...

    多數時候都在忙著聽外界製造的聲音,這樣可以假裝自己不是太寂寞...

    多數時候都是一個人茫茫然的走在大地上,特別愉快,特別結實,特別溫潤,特別....一個人...

    ........

    時間:9月一個星期二的下午 失物招領交道口小院

    人物:瘸子裁縫夫婦倆

  • 2010-03-22

    破爛窗框 - [映像人生]

    拆下來的破爛窗框一堆堆的紮在院子裡,也是蠻好看得啊....

  • 冬天剛剛過去,春天很快到來...汪芝麻胡同的四合院改造的工人們又回來了...他們買了土豆和大白菜做飯吃...

    工人們蠻有眼光的,用的是三本耀司設計的Y3,蠻要得的....

  • 2009-08-09

    無常 - [生活日誌]

    最近不知道從哪來的體會,內心裡頭和腦海裡頭都湧現了"無常"(changeable)的念頭,正所謂世事無常,沒有亙古不變之事,也沒有從來都一模一樣的說法,是無常~

    通常在世俗的定義裡頭,車禍,海嘯,地震是無常;但在我的理解裡,無常應不僅僅是表面上的刹那間生離死別,而是站在心靈層面上的意義...這樣子渾淆不清有可能會讓我說不清楚,但是我還是執意要表達一下...是這樣的,這天你隨著朋友走進北京一戶空蕩蕩的老四合院,四合院已然斑駁不堪,但仍能顯現出它的原本的氣質,石榴樹恣意的生長著,梨樹也瘋長著梨果...百年前原這四合院的人家應該是何等氣派和雅緻的氣息啊,而如今安在哉??

    時代在輪換著更替著,一代又一代來來去去,榮華富貴和野心都將是滔滔江水底下的一粒水珠子吧,是無常!

    是這樣的,這天你父母來家裡看你,你發覺他們都老了,老到你一時沒法從記憶中的他們的印象恢復過來...原本強壯的象牛般的爸爸,在帕金森(parkinson)病情的折磨下,轉眼間就成了個又瘦又小,連穿個褲子都站不直而摔跟頭的糟老頭...原本那個什都不怕天天騎摩托車載我們哥倆去斗六天元庄游泳池泳游的傢伙,如今呢?天天擔驚受怕,不肯出門,不願意見人...

    人由小變大,由強壯變成弱不禁風,由膽大冒險變成小心翼翼,是無常....

    是這樣的,朋友移民加拿大後久沒見面,回國了一見面說是參加一個獨立製片劇組,拍攝一部人文電影--這是難得的好機會,錢也拿的少的可憐,出發了到福建去拍兩個月,還沒殺青呢傳來了朋友從升降機上給摔下來的消息,把脊椎骨和附近的神經給摔斷了,且劇組沒有保險,且製片方壓根不想搭理你意思是生死是你家的事,我管不著...現在天天注射神經節苷脂(gangliosides),半年已經過去了,腳指頭還是痛的動不了...這是無常...

    所以,無常這名小鬼應該說是我們生活中的一名夥伴(好伙伴?壞夥伴?),不離不棄的在圍繞在我們生活中間,隨時隨地的會跑出來跟你說他的計畫和想法,隨時會跟你並肩而坐,有時默默不語,有時絮絮叨叨,那兒飛機又失事了,哪個朋友檢查到癌症了...於是乎...

    這天,微近秋天的日子裡,黃昏,我有了個修行的法號,取名無常...

  • (北京,石榴花的碎片掉落在四合院的地磚上...顯得很有氣質...)

  • 北京,下午忙著去東城,汪芝麻胡同看一塊四合院,業主想把那塊四合院稍作整修整修,有雕刻時光和失物招領的氣質...哈哈,這有點難...但也不是太難,想想有什麼樣的方式能使它有氣質呢?其實他原本已經很有氣質了,只是要去"發現"它就好了...

    業主想用它來做三五好友小聚之處,飲飲酒,談談詩畫,吃吃家鄉菜的地方...看來是有點奢侈是不?

  • 2009-01-18

    郊區的四合院

    (一朋友的朋友在郊區搞了塊地,大地--100亩土地,搞了個四合院,共4套...冬天的乾旱的北京郊區...)

    (朋友廷能折騰的,房子蓋的大大方方的....可惜缺了樹,春天時要開始種了--她說!)

    (鋼筋混泥土的建築外加"假磚"和"假瓦"--因為都是起裝飾性作用的,異常堅固和抗震!100年都沒問題,朋友說!)

    (100亩地的場子里還有蔬菜大棚和果園和好幾口大魚塘,還養了狗狗和雞,鴨,兔子....熱鬧非凡!)

    (正在茁壯的狗狗,可精神了...眼巴巴的望著你,像是上輩子就跟你很親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