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比较喜欢在散漫的日常拍照行为里找一些动机,比如时间。时间是一个我持续想表达的元素。”....攝影師湯廷說)

    這兩天有點忙,分別是個關於現代人焦慮專題的採訪,還有個咖啡學院學員的交流課程,外加禮拜六跑郊區看哈老師的明代傢具廠...搞得我有點忙不過來...但雖說如此,我仍然忙過來了並坐在這裡用我心愛的mac book寫日記...多棒棒呀...

    這兩天的交流下來,有一個主題很有意思,<城市之間>雜誌的徐刀刀老師會問我你有焦慮嗎?我說有啊,又不是神仙怎麼可能沒焦慮呢?我不是一天到晚都在愁公司怎麼樣做的好,員工們怎麼樣能被帶的出來,怎樣才能夠先未來一步,把握住不測風雲變化呢?...但是一但面對媒體時我又一慣以“輕描淡寫”的態度面對這樣關於焦慮的命題...不是不願說,是說了也徒增煩惱...反正煩惱不管走到哪兒都是結結實實的存在著不是嗎?所幸就讓它結結實實的呆著吧,反正你也沒法拿它怎麼樣,你說是不...

    換到星期五跟咖啡學院學員交流了,兩名25,6歲的年輕人在課程交流結束後問我,"那你現在快不快樂?"

    天啊,大哉問不是嗎?我說一半半耶,不是不快樂,也不是多快樂,總是在這兩者參半之間...因為為什麼呢?主要是你的熱情和你的責任感分配比例的問題,面對同一個工作做久了,倦怠感自然有之,所以自然而然熱情會消退,而此起彼伏的是責任反而增加了--這意味著你有逃避不了的任務和壓力必須承擔...

    而之前他們又問了我同樣的問題是,到底自己該走哪一條路的問題...也就是說該老老實實在原單位繼續上班下去,還是應該出來接受挑戰開加心目中理想的咖啡館,過自己想過的那種生活方式呢?

    那我也老老實實的跟他回答說~我回答不了你這個問題,主要原因是你的前途我沒辦法代為為你決定,你必須給自己下決定的最大原因是,你必須為此負責...不是為你的父母,也不是兄弟姊妹,也不是老婆或其他,而是為你自己負責...所以在這裡只能給你個方向和方法,但至於說走向何方?...好像還是自己說了算....

    於是今天我試圖做個總結是:現代人很困惑或說很焦慮自己何去何從?並且也很實實在在的活在這壓力的份量裡頭,不管是前途未來,還是感情慰藉...都不約而同的處在這樣的十字路口中....在這樣的十字路口中,如果有人說他一點都不焦慮那是騙人的,只能說他是在掩藏而沒有發泄出來罷了...那話說回來如何去排解這份焦慮呢?我個人覺得沒有正解,這因人而異,方法不盡相同,但都會牽涉到一個關鍵點的是--那是你自己需要出面去解決的,而其他人出面解決的都不能算是真正的結決,這正是人生道路上的一個奇怪的狀態...也就是說你可以在別人的指引下解決問題,但關鍵的還是你自己.....

    這樣的話聽起來玄不玄呢?應該還好吧...所以這兩天我得到一個小小的結論,不知道對不對,請個位看官給我評評...當問題問我說"你現在快不快樂?"時,我掏出自己的心和掏出自己的行動看看清楚,自己心裡所想的是不是真正是自己所做的,也就是說是不是身心合一的....這時候你也就可以很輕易的回答出自己快不快樂了....

    當所言所行跟你所思所想的是一致的時候,說老實話,你不想快樂也很難了.....

    感謝徐刀刀老師和學院的幾位同學給我提出那麼好的問題,讓我有機會反思到什麼才叫做是快樂,謝謝....但不容易啊....

  • 建築物裡有柱子是件很正常的事,但對設計而言,柱子太密了真不是件舒服的事....又假如說能善於運用劣勢變成優點,或說將柱子變成一個好玩的元素來使用的話,我想也很有樂趣吧....

    這次的雕刻時光咖啡學院2號教室的案子是由做過藏紅花餐廳的陳進師傅來負責的咧...陳進師傅加油!!

  • 北京,最近又忙著雕光咖啡學院2號教室和邊界辦公室的設計和裝修工作,當然地點還是在北京,在海淀青雲廠房里頭,有個小二樓,不大,也就200平方米左右,要給咖啡學院做新的教室,還增加了咖啡豆烘培室,美食教學和紅酒,雪茄等培訓課程,另外就是在小二樓樓上的邊界辦公室....

    不大,是不大,但是還算夠用吧,反正也不便宜都...說到要給人家錢我就會很生氣耶,這算不算是正常現象呢??

  • 假如有個比較雞婆的人,把雕刻時光公司裡的人事關係做成一個樹枝狀的關係圖,外加上離職的,供貨商的,關係企業的,家屬的等等...做出來的圖肯定讓人家下一大跳,因為實在是太好玩了...

    雕刻時光咖啡學院的R嫁給L,而L是雕刻時光的紅酒供應商

    雕刻時光總公司的E娶了B,而B是在雕刻時光的咖啡豆供應商那兒工作

    雕刻時光的印刷供貨商Z是E的同學,

    雕刻時光咖啡學院的A的老婆是在生活飾集當主管

    雕刻時光店舖的Z是外舖分部的主管Z的妹妹

    雕刻時光離職的前員工P娶了現任的雕刻時光某主管O

    雕刻時光咖啡學院離職的M娶了雕刻時光已離職的店長P

    而其中,O和E和Z和R是同一個學校的同學...

    於是我假如繼續把這個關係圖再努力往下做,我想效果應該會不錯...而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一場婚禮宴會,宴會里來的客人我在腦海中做了一下關係圖交織一下,發覺小小的一家公司關係還廷複雜的,剛投入進來的人,我想還廷難弄清楚為什麼這個人會是那個人的老婆,而那個員工居然是那個人的妹妹等等,我想還是不要搞清楚比較好,因為可能在還沒搞清楚之前,人的腦袋已經發瘋掉了...

    中國的公司還廷複雜的是不是?或說雕刻時光公司廷複雜的是不?答案是"of course"

  •  

    (雕刻時光咖啡學院正在上課中,張教授正在教授如何開辦咖啡館的課程....

     

    (學生們聽的張教授的課如痴如醉,好像是講了一個什麼笑話....ㄟ) 

    這兩天陸續的在總公司的咖啡學院聽課,先是聽了阿豹的咖啡基礎課程,然後是ERIC的如何開辦咖啡館的基礎課程,聽了以後還蠻有意思的...總結了幾點意見:

    1.咖啡公司裏有教室,教室裡開辦咖啡課或其他文化課程/管理課程的感覺廷好...

    2.學院的師資應該增加,不同的課程,多元化的老師總類...

    3.教室只有一間真的有點不夠用...

    4.教室的封閉性不是太好,公司外面吵鬧容易影響了咖啡學院學員們上課,不爽中...

    5.學院老師應該有計畫接受各種培訓,以利學生(消費者)更有效的吸收內容...

    6. 當老師蠻辛苦的,當學生也不容易...

    7.以上... 

  • 2008-11-12

    特別美國!!

    一個人如果在美國呆過一段時間,並且又從美國回來了--回國了,必定身價百倍,因為我們逢人必說:"嘿,我剛從美國回來,你呢?"

    對方如果回答說:喔,我剛從大連出來...或說我正考慮去烏魯木齊之類的話,必定會被別人"嘲笑"或被"鄙夷"...,有一種我從美國回來我最大的那一種感覺,那一種高尚感,那一種不由自主的興奮勁ㄦ,那一種神氣勁ㄦ,因為我回來的地方正是全世界最富有,最富強,最具肌肉感的國家,這一點誰都比不上(我),誰都別跟我較針,我從那麼樣個牛逼的地方回來,我能不強嗎?我能還是人嗎?我簡直飛上了天了...我真的好強,所以逢人必說"嘿,我剛從美國回來...你呢?"

    其實,最後一句問號"你呢"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強調"我"和"美國"這兩個詞語,因為他們兩個因為連在一起,而發生了某種粉強的化學作用,因此而我們也變的飄飄忽起來了,變的特別強,特別美...特別美國!!

    所以,為了要繼續宣揚這種氣勢,我決定在SIT公司總部(外號惡魔黨基地)倒騰一場名為"我眼中的美國"的咖啡學院講座,並強迫公司的員工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過來聽, 以滿足我個人的私慾和肌肉感...哈哈,並順利的把美國和我這兩個名詞巧妙的連接在一起了,你說美不美妙啊!

    "我眼中的美國" 主要要講什麼?其實我到現在還沒譜,難不成講美國的宿舍和馬桶?講美國紐兒天天大冷天的穿著熱辣小短褲跑步?講吃龍蝦吃掉7,80美元?講奇異混搭的中餐館?講美國夢?講奧巴馬的故事...講什麼呢?各位看官有意見趕緊給我啊,不要因為我很強,很厲害,很暴而孤單單的將我丟在神祕無邊的黑暗之中啊...求求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