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鄉下的婚喪喜慶等要宴客吃飯等叫做“辦桌”,閩南話念起來是"板豆",會請專做宴會的人來操持,價錢算一桌多少錢這個樣子,可以選擇...但餐點內容不外乎是平常不太常吃的海鮮,肉和甜品等等,比如說鮑魚,扇貝,龍蝦,明蝦,烏魚,紅燒肉,八寶飯和我最愛的海鮮羹等等...

    最後新郎新娘還要奉送糖果,香煙和檳郎等給客人,然後吃剩下的菜餚多數事主辦方會提前準備好打包袋讓你帶回家,當然參加喜宴是得提前包上個紅包的,2000元台幣到6000圓台幣不等....有來有往的...

  • 俗話說的好,沒看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但是這並不適合用來說咖啡這件事,沒喝過咖啡,你也不一定看過咖啡樹長成什麼樣子,噥,我那偉大的媽媽就活生生的在台灣的家裡種了兩株咖啡樹,這兩株咖啡樹不僅長大了,而且長的還不錯,都怪我們雲林其實蠻適合種咖啡樹的,但是那是在在古坑的山上不是在我們平原上呀...管他呢....

  • 不知道為什麼我超喜歡吃乾麵,黃黃的,油油的一股蔥香味兒....大該是小時候每每禮拜天早上完天主堂彌撒後,媽媽會去車站旁的福營麵包店買吐司,把我和哥哥丟在乾麵店吃乾麵,並喝上一碗熱騰騰的蘿蔔大骨湯...至今仍唸唸不忘呀...

    地點:台灣 虎尾 糖廠路旁 乾麵攤

  • 2009-12-05

    H的故事 - [人在旅途]

    人在旅途中....

    回台灣後找老同學H玩,老同學39歲了,未娶,在北港鄉下的一家便利商店當店長...我每次回老家必定要把他約出來耍一耍,一起吃吃路邊攤,一起找找同學,一起回憶回憶以前一起看黃色錄影帶的歲月...這個嘛...

    H已經39歲了,自今未娶,這充分說明一個問題,不是他長的太醜找不到老婆,就是女人有的是有卻不願意嫁,整個婚配市場無法做到"人盡其用,貨暢其流"的暢快程度,老有許多角落裡零零星星的留下宅男剩女,孤守著兩顆枕頭,倍顯惆悵...話再回到H身上,H不是長的多難看,H也不是不會賺錢,H更不是那話兒有殘缺--他好的很,他就是充其量有那麼點保守,有那麼點自悲,有那麼點碎碎念,有那麼點不識時務的樣子--在我賤嘴裡的說法是:H實在是情商不是太高的人咧...

    情商不太高怎麼啦,那能怎麼樣?

    我另外一個開書店的好友L也是找不到女伴,另外一個出版社的好友D也找不到男伴,這可都怎麼辦呦...沒怎麼辦,這事操心也沒用,因為這世界就是這個模樣,他不是個完美的計算機操作系統,到處有Bug咧...

    到了H家,照例跟H的奶奶問好,跟他爸爸問好,然後我們就開著我借來的小Corsa奔赴崙背,決定要去探訪另一個朋友去...我問他說,耶,怎麼沒見到你弟弟咧?

    我弟弟去世了,今年年中時...

    啊,怎麼死的啊...我在今年過年回來時不是還見到他嗎?

    是啊,肝病...

    啊,那你二哥也是死於肝病吧....

    恩.....

    你五弟是因為車禍....

    恩....

    所以現在你家是你大哥和你而已啦...

    恩...

    ..........

    這時我才悄悄想起了剛剛在H家裡見到他父親時的面孔...傷心好像無處不在的在這個家裡頭盤旋,這是台灣,雲林鄉下靠近海邊的小鎮的家庭,悲傷的故事...我是H的高中同學,好友,兼老鄉.

    (後記:後來H跟我說明年準備要結婚了,對象是台北一個做出版的姑娘,我聽後頓時放輕鬆了不少...恭喜H中內心獲得了絲希望般的安慰...)

  • 2009-10-19

    何處為家 - [生活日誌]

    (上個月老頭子在生活飾集的小院子裡指著我說..還拍...)

    這幾天突然很想回家--不是北京海淀的家,是回台灣那個家--為什麼呢?可能是冬天到了?或是想家了?無奈最近案子多的要死,實在沒有分身的能力...

    其實遠本在夏天的時候就很想回去一趟的,無奈父母過來了,我就"不用"回去了,可是一等到他們遊完了,也回去了,我才發現我還沒回的了那個家...

    小時後會覺得哪裏不是家,場地上一躺是家,別人家的地板一臥是家...但現在到那兒都不像是家了,挑剔,不習慣,老年化...想想年輕時真美好,連火車硬座底下的那段小空間,一躺下,一閉眼,家就隨著火車奔馳,那兒都是家了...

    但..這幾天還是好想回家...

  • (剛進旅館房間後脫下了鞋,由右至左分別是爸爸的nike,中間是媽媽的白色nike,最左邊的是我的patagonia...嘿嘿!)

    西安,剛剛到南二環金台酒店館接到了父母的台灣旅行團,遠遠看是一大群老人家,狀甚可怕!老人團裡多數是熟悉的面孔,有吳校長夫婦,廖校長夫婦等等等等,爸爸經過了一整天的奔波,看起來相當疲憊,媽媽看起來則還好,健壯的要死--照樣子!

    一陣混亂之後,分配到各個房間,媽媽從箱子裡拿出了我最愛的黑龍醬油,還有古坑咖啡,紅蒟酥餅等,打算先放在西安,等回程時再拿回北京的家去啦,忽然間我看見了電視機旁三雙併排的鞋...

  • 因為李之旋替我們從台灣帶了台蘋果電腦的關係我們從北京來到上海,算是接電腦來了!

    因為我們抵達上海的關係,莊崧宇和芳玉悄悄的從杭州來到上海,算是旅行到上海來了....

    因為twitter被封了,所以話嘮們都跑到飯否上來了....

    因為飯否上的聲音太多太刺耳了,所以就被封了....

    因為飯否被封了,所以我就比較落寞了....

    因為....所以...其實沒有因為啦....只是...

  • 2009-02-14

    美濃之旅4

    (伯父請我去另一個廟口吃板條,開著他的小OPEL,咻咻的在美濃街上亂竄.....)

    (在台灣南部的美濃,這家叫做廟口的粄條店人滿為患,座無虛席咧....)

    (父子倆專心的在點菜,馬老師見我拍他側臉,大喜--直說他側臉長的"真是"好看...ㄟ,這個嘛)

    (這就是傳說中的美濃板條,甜美無比的高湯加上嚼勁十足的粄條加上熬製的蔥油和韭菜....啊!)

    (客家小炒,姜絲炒大腸也是一絕咧...蠻酸的咧)

    (廟口粄條店的蔥油也單賣喔....)

  • 2009-02-09

    請喝七星可樂

    在台灣小時後的家,現在已經荒廢成一遍...有點感傷又不無感傷....可能感傷也沒有用,爾後驚覺第一家雕刻時光大門口的造型跟台灣雲林西螺的九隆里老家幾乎一模一樣時,才發覺人真是逃脫不了小時後的所見所聞的影響力!

    (台灣小時候的家,已然荒敗...僅剩老人留在那兒了...)

    (已然廢墟一遍的家--小時候的家...正面全景)

    (小時後的家,背面全景....)

    (台灣,小時候的家,近景....荒廢的瓦礫和磁磚....)

    (小時後的家,特寫..."請喝~七星可樂~")

     

  • 年初三去彰化田尾公路花園時,順便回到爺爺奶奶三塊厝的老家,爺爺奶奶過世後就是五叔一家住在這個三合院裡頭...正直冬天,好多農田都處在休耕狀態,所以大片大片的農田就會種上油菜花和波斯菊或是太陽花--這幾種花最"肥"--來年跟泥土一起攪拌,就會成為土壤裡頭有機的肥料,沒有污染喔....又可以美化環境說!!

    (時近黃昏...台灣中南部的老家冬天休耕中的農田,種上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喔....)

    (油黃黃的,油菜花田喔....)

    (油菜籽可以榨出粉多油喔....)

    (男一號正在演出<臥虎藏龍>第三集...我是壓抑的很的李慕白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