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1-22

    梵几傢具 - [映像人生]

    聽我們家MM說起古奇高的傢具店梵几,所以就約著前往鳥,不難找在CBD的一棟高樓里,20層,男主人就住在裡頭...不過能住在一大傢具展廳裡頭,也算是不簡單的呀,處女座注重隱私的我大概受不鳥,很不幸古奇高老師也是處女座,這..這..這..

    這個位於20樓的家設計的很簡潔,擺上了他親手設計的傢具也是恰如其分,棒棒...

  • 最近老呆在麥當勞,雙安商場對面那個,是約人見面的好地方...地點好認,又有一些年輕的妹妹在晃來晃去,惹的一些怪叔叔啊...

    麥當勞作為一家漢堡餐聽其時是很”無禮“--什麼無禮呢?主要還是整個餐聽的形式感上的問題,舉個例好了,你見過那個餐廳喜歡設計10個收銀台的?你見過哪個餐聽會將桌子椅子牢牢固定死在地面上的?你見過哪個餐聽服務員經過你身邊時總是在掃地擦桌子,而不是問候你或聆聽一下你的需求的?你見過哪家餐廳有了10個收銀台后又要增加甜品站,我要吃我要吃外送站,然後又增加義式咖啡站的...

    無禮意味著走進餐聽必須直奔收銀台,無禮意味著一切都顯得大大方方的不需要害羞遮掩的,一切都顯得如此有理有據,不需要情趣,也不需要喃喃細語,只需要買,拿走,吃...買,拿走,吃...如此重複幾個動作,如此這般...

    但我還是去,還老約人約在那兒--主要還是因為無禮,因為無禮,你可以不用在乎別人,你可以一切理所當然,大門窗戶永遠亮光光的沒有窗簾,沒有幽暗,沒有唧唧歪歪的東西和心裡--只有收銀,買單,取走,吃下去,世界在這裡變得如此簡單而理所當然....而真的一切都理所當然的嗎?

     

  • 今天,2009年的最後一天里,回想一下1999年的最後一天,你在做什麼呢?而10年後的2019年你又會在哪?又會做什麼呢?...這是2009年的最後一天,我在北京海淀的家裡,貓貓,三三,還有中天電視台...

    新的2010年裡,希望凡事從心(新)出發,凡事隨著大自然的節奏去走,凡事尊重和體諒,凡事靜定下來,10分鐘後我們再走,從心(新)再出發....大伙物質與心靈相伴邁進...

  • 2009-10-27

    高壓線 - [映像人生]

    北京,這天假日,一個人到駕車到東五環外想找雙橋舊貨市場逛逛--第一次去,可不好找我想,結果逛著逛著多處是城鄉結合部的感覺,配合上北京灰濛濛的天...一絕!

    東五環外高壓線鐵塔超多,高壓線自然也超多,多到..."數大自然美"--這是徐志摩老師說的呀!

  • 2009-10-24

    鐵漢柔情 - [映像人生]

    北京,雕光公司同事的婚禮上,幫我們裝修咖啡館的南師傅也來了,此刻他的懷裡正抱著個可愛的胖娃娃...這樣的畫面看起來很怪是吧,哈哈...其實,外表看起來(實際上也是)很流氓,很粗礦的南師傅其實也有很溫柔的一面啊,正所謂鐵漢柔情啊...感動中~~

  • 2009-10-19

    秋日和4 - [映像人生]

    都懷疑北京跟波士頓之間的時空差別了...去年的這個時候的波士頓也是楓紅滿天的,爽極了!!

  • 2009-10-19

    何處為家 - [生活日誌]

    (上個月老頭子在生活飾集的小院子裡指著我說..還拍...)

    這幾天突然很想回家--不是北京海淀的家,是回台灣那個家--為什麼呢?可能是冬天到了?或是想家了?無奈最近案子多的要死,實在沒有分身的能力...

    其實遠本在夏天的時候就很想回去一趟的,無奈父母過來了,我就"不用"回去了,可是一等到他們遊完了,也回去了,我才發現我還沒回的了那個家...

    小時後會覺得哪裏不是家,場地上一躺是家,別人家的地板一臥是家...但現在到那兒都不像是家了,挑剔,不習慣,老年化...想想年輕時真美好,連火車硬座底下的那段小空間,一躺下,一閉眼,家就隨著火車奔馳,那兒都是家了...

    但..這幾天還是好想回家...

  • 李美麗在小貓新的交道口小院工作室,說老實話我媽媽的壯態不太像是接近70歲左右的老人(跟莊丁華的狀態截然相反),據她自己的說法是她實在是熱愛勞動的緣故...這個嘛...

    (北京)把爸爸媽媽接過來北京後的一個禮拜裡,我整個人就都處在一種spin的狀態裡,spin不是指的是身處台北的李之旋小姐的優閒狀態,而是真正的旋轉的狀態,我整個人被家事國是天下事通通給繞在一塊ㄦ了,要帶媽媽去傳統市場買菜,海鮮買不到嘛,必須去Metro大賣場買....爸爸行動不方便,得給他辦置壹台輪椅,我給上網買了個日本的miki牌子的輪椅,有紅色的坐墊的那一款...公司裡堆積的案子還真不少,我得跟孩子們一個一個做,做到業主滿意為止...晚上回到家跟父母吃飯,吃完飯再拉著他們一塊去河邊公園散散步...

    一個字,超忙!

  • (北京,下大雨時的失物招領家居店,雨把窗外的樹打的模糊...我失語了...)

  • 北京,昨夜出發去西客站時經過中央電視塔,通紅通紅的燈炮把電視塔打的異常的紅,乍看之下是有點嚇人...趕緊拿iphone拍下來,iphone反應慢,所以就呈現出這樣的效果...第二天微微亮,西安到了...

  • 2009-07-13

    border cafe - [映像人生]

    邊界也有咖啡館了?起碼我在北京3號航站樓就看到了一個,Border cafe'/邊界咖啡館,風格跟香港的太平洋咖啡館頗有近似之處,一樣都有開放式冷櫃賣飲品和糕點,整體風格商務...而有點無趣...但這不正是飛機場想要的東西??

  • (北京,失物招領的交道口小院裝修現場,正值北京天氣熱的暈菜的時候,難怪工頭南師傅的嘴臉會比較...比較...)

    (北京,交道口小院裝修,小汪師傅在午後時光中夢遊...)

    (砌灰磚...效果還不錯咧...)

    (如火如荼的裝修進行時...)

  • 2009-06-25

    熱不怕 - [生活日誌]

    北京,天氣熱的很,聽說河北石家庄還是那兒地面溫度都高達50度了,真是有點像沙漠地區的天氣了...接下來還有沒有雨季呢?沒有的話真不知怎麼能過的了這個夏天了...雖我我對外號稱我不怕熱,熱不怕...但是~

  • (偶而抬頭看看天空...發現北京的天氣變好點了,感覺到了嘛?)

  • 2009-05-30

    瘸子裁縫2 - [映像人生]

    (北京五道口,瘸子裁縫的工作室,只能以薍中有序來形容了....)

    (步驟5,瘸子裁縫正在認真的砸小布兜兒...並仔細的多砸幾道線,加固它...)

    (步驟6,大功告成,我的帆布包外邊多了小把手,里邊的小袋袋則被線縫開成兩邊,裝上礦泉水瓶子也不會東倒西歪了,你說棒不棒...感謝瘸子裁縫,喔對了,瘸子裁縫的名子叫朱小平~~感激!!)

  • 2009-05-16

    晚安 - [生活日誌]

    今ㄦ一大早起床,北京飛到西安,中午左右順利到達西安交大雕刻時光...了解情況,然後浩哥帶著我參觀了下假日的萬達廣場,然後晚上又到西安師大店,再回來交大時已經晚上10點多了,有點累...想說早點睡覺,晚安!

    PS:便說一下上海航空的服務員培訓好像有點兒問題...

  • 2009-05-04

    三賤客 - [映像人生]

    (Gary加上Martin加上月月在北京的交道口小院...三賤客是也...PS,另外說明一點,Gary也不知道香椿樹的葉子是可以吃的,這個世界真是奇了啊....)

  • 2009-05-01

    斷裂的時間 - [生活日誌]

    (新書<北京跑酷--十八個區域路上觀察>由三聯和歌德學院出版,仔細的考察了北京18個區域的環境與建築演變,憂心的道出了生活在其中的人及其斷裂的時間感...難得的好書....)

    在北京,多數我們這一代人所居住的小區都是90年後半期蓋起來的房子居多,多數是新房子,公寓樓--管他是連排的板樓或高個兒塔樓,或是小別墅,反正都是新蓋起來的居多,而舊的小區呢?跟大院兒在一起,這廠那廠,這院那院,這校那校的,跟自己生產或從事工作的地方連結在一起的是較舊的小區了--這種小區人和人的關係緊,不是好的,就是老掐著...而我們現在住的新小區呢?則誰也不認識誰...沒有人想跟任何其他人發生關係,因為確實也沒必要發生關係就能活的很好,只要跟物業公司的前檯阿姨或是送桶裝水的小弟發生關係就好了...生老病死的...

    中國的新小區有個很奇怪的特點,那就是小區里的新蓋的房子跟該小區原本的地理位置和人文歷史沒有太大關係,也就是說政府在做規劃或開發商在做房地產開發的工作時,過往的一切都跟現在"沒有了關係"--一切都推倒了重來,一切都一刀兩斷,從新在開始...這樣做有個好處是整個小區看來工工整整,沒有嶇里拐彎的道ㄦ或路中央長了一顆老樹什麼的...缺點是,這個地區從此跟自己的歷史一筆勾銷,變的寡而無味,變的假模假式或說道貌岸然...

    依我現在住的蘇州橋以西的萬柳小區為例好了,早在我上學的95年前後,這片教做稻鄉村的區域還是水塘處處,稻花的地兒,由於是位於頤和園的出水口,所以水氣富饒,才種的了水稻等...等到我從學校畢業沒多久,這裏的水塘也沒了,稻浪也不見了,僅剩下一棟棟樓盤了--我們策底跟京西的奇蹟--稻浪--say goodbye了!於是居住在這裡的人僅剩下了水泥建築和超市,歷史或說是過往的痕跡通通跟我們一筆勾銷,連頤和園出口的萬泉河也跟我們沒什麼關係的用鐵絲網全圍了起來,而不像波士頓這樣的將查理士河變的可親近的河流...

    所以我想說的是,不要用人為武斷的切開人與環境與歷史的關係,而要學會仔細去聆聽環境本身告訴你的...要給人們多留些有道理的東西才對...

    <北京跑酷>一書延伸閱讀~

    http://www.goethe.de/ins/cn/pro/ebo3-09/index.htm

    http://www.douban.com/event/10629800/

  • (北京胡同里有一種神奇的魅力...平靜,安祥, 詩意....)

    (連沒人住的破小院也是有開心的潛質...)

    (小破金魚塘磁缸...站在院子裡,面對著天空,刷牙也快活...這可不是iphone拍的呀,這是松下LX2的傑作呀...)

  • 不是太懂微言大義的那種人--特別是在國內,在北京,好多人說話都是拐著彎說話,或說話只說一半,或明明想說東卻故意說西--讓你必須聯想到東...這個嘛,似乎是廷難的,對我...除非你多長幾個心眼兒,或說多揣模點對方的想法,蠻累的.

    但現實就是如此不是嗎?

    在東亞的國家裡邊,韓國,日本和台灣等受儒家文化的薰陶比較深,所以人和人不興直接對話,而是仗著輩份,地位和職級來界分對話的,表面上的禮儀和規矩取代了本質的東西,含混不清的內容自然比較多,不易講清楚,聽明白...好比如說在我家,台灣的家,父母與我們子女之間的對話從來不會是以朋友的關係來進行的,而是嚴格的遵循著"父父子子"的關係....媽媽說:"你每天要多喝開水要多運動不要喝咖啡要早睡早起要早點生小孩要節省不要在外面吃東西不要喝外面的礦泉水不要跟陌生人打交道不要晚上9點後不要出門....",我和我哥倆會說"是是是是是...."但是說完後該幹麻還是幹麻,我們照例在外面吃魷魚羹面,喝礦泉水,跟陌生人打交道,天天晚睡晚起.

    在台灣,人和人天生就是不平等的--不是因為印度的那種等級制,而是因為禮教和輩分,在韓國好像更是如此,所以只見他們電視劇或新聞裡居然有動不動就給人下跪的的感人畫面出現,嚇的~~所以儒家文化演變到今天就成了溝通的障礙了,人和人不興直接說話,而要拐著彎說後退一步說遮遮掩掩的說顧全大局的說...呵,可精采著.而在北京呢?儒家的這一套演變成官場文化,你來我往,脣槍舌劍的比的都是誰的後台硬,或比的事講話講的拐不拐的到位,這個嘛...對我們這種短腿生意人來說,簡直就是惡夢,我哪有那個時間去揣摩他這話的意思是講A呢?還是B還是C?所以今天你所看到的CCTV出鏡率最高的官員,應該都是深得微言大義的精隨之人,在人海茫茫中仔細尋覓得了一條道路....誠屬不易!

    那天ZJ跟我說起了他對我和S的看法時,我才驚覺到我真是個不懂微言大義的人--ZJ說summer錯就錯在老拿你當標的,你做到了什麼他當然能做到,他條件又不比你差呀.但是,他不曉得人不是不能和人比,只因人和人不一樣啊,和自己比呀還差不多...

    我驚訝了,有嗎?S在跟我比?比什麼啊?比喝咖啡還是看XX片啊?我又不是墨多克或王永慶,有什麼好比的,更何況我腦袋也沒他來的聰明啊....

    ZJ說這已經很明顯了你還看不出來啊!你智障啊....

    ...........................無語.

    等又過了段時間我才想起我跟S之間的對話後,驚訝的想起他說過的話,以及話中有話的意思!

    S:庄仔,你知道嗎?

    庄:我知道什麼?

    S:你知道很多人都在談論你嗎?

    我:我有什麼好談論的.

    S:他們都在說你開咖啡館發了.

    我:發了?天才知道我是不是發了,假如是發了我應該天天開著途銳滿路上撞人去.....

    S:真的,他們都很忌妒你....

    我:別開玩笑了.我長這個樣,我的腿,我的...哪樣是直得忌妒的...

    S:但我知道其實你並不是發了或是怎樣,其實一路上走來我都知道啊...

    我:喔,那你說是誰在忌妒我...有病都...

    後來聽完了ZJ對我說的話後,我才知道有病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我太不把別人的心眼當回事了,我太不愛揣摩人的心思,太不愛探聽八卦,太不愛探討人們內心的幽微之處,太不愛....以致於每每對話都已經過去了3年了,才驚覺到喔原來你是在說的是這個意思啊,哀,失禮失禮.

    但你確信你說的是這個意思嗎?耶...我問ZJ.

    ZJ回答的斬釘截鐵:你真不是普通的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