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6

    理性的語言 - [生活日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mmyzhuang-logs/43003438.html

    (西安珍妮花咖啡館的主人毛毛老師正在為客人播放皮納鮑什/Pina bausch的舞蹈紀錄片....)

    西安,有一個朋友說話愛用肯定句,且鏗鏘鏗鏘的,不容有半點疑慮的...

    打個比方說好了,比方說我們探討說"人生是圓的"這件事的時候,我的說法是,"人生應該是圓的罷...",而這位朋友就會說,"圓的"....,比方說我們在批評某個人我們會說"這個人可能有點那個什麼的,不是太好"~,而我們這位朋友會展釘結鐵的說"不好"...總而言之是這樣的,凡是我們有疑慮的,不敢輕易下定論的在她那兒都像是吃飯喝水似的簡單極了,沒有任何疑慮...這個人就是剛從杭州遷居到西安的毛毛老師,從原本的杭州的甲骨文公司一跳,跳到西安珍妮花咖啡館當起了老闆娘...

    這個說話不打擦邊球的人很讓人苦惱,主要是跟她說話壓力會比較大,因為她站的高度夠高,所以看待我們這些芸芸眾生的一舉一動也看的格外清楚,另一方面就是她認為語言本來就是理性的,所有的語言都是因為要清楚的表達而存在的,如果是一些不可言說的東西,那就不必要說了,因為那叫做體會,或感動什麼的,而不叫做說話...而正好就是這點,好像跟我所生長的台灣環境的語言風格是有點那麼不一樣的喔--主要的原因是我們好像沒有那種直言不諱的表達事情的習慣,而是傾向於用具有"空隙"的詞語來表達對事情的感受...這點是日本和台灣都有的習慣,我想也是儒家文化影響比較深刻的區域人們的一種習慣吧...

    這種不直接說出"要害"或說是"本質"的習慣,概與社會的階層化和禮儀式有關係的,我們不能直接表達給對方而要拐彎抹角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要給彼此保留面子或說怕傷了彼此的面子...

    而我們的朋友毛毛可不信這一套,來自理性主義大本營的江浙一代人,話裡是不能有空間的,因為語言有了空間就不能真確的表達要說明的事情,所以話只能是理性的,不攙水的呀....理性主義的言語如下..

    男人是乾,女人是坤...男人是開創,女人是守....

    歐美的那一套理論都是雕蟲小技...

    語言絕對是理性的...

    然後就剩下我瞠目結舌的聽著,心想這想小妮子還真是夠"狠"的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世界是平的? 2009-07-26

    评论

  • 廣東人有句說話:凡事留一線.即說話別太盡.我倒是很有同感.
  • 回白目的爐主~渾是一種境界,學不來請勿勉強...另外,表達方式的不同並不代表就是表達不清楚,如果甲和乙處再同一個語境之中,那彼此就在清楚不過了...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間諜這門職業的原因了...
  • 為了正確表達我的意見
    我希望對方說清楚一點...

    北京人說話也很渾的
    我常常擰了意思

    待久了,也懂一點渾
    但是,我自己說話也渾不起來...

    例如:
    有人說:這得要研究研究
    我就說:那要研究多久...

    於是我又看到別人眼中射出的刀子...咻~~~

    白目的爐主 一直學不會渾
  • 很认同,思维的秘密全部都藏在语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