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3

    懺悔(Confess) - [告解室]

    (西班牙導演阿莫多瓦的壞教育/bad education 正好是我們小時候在台南天主教修道院生活的翻版,只是沒有神父的性騷擾罷了....呵呵,備感親切...)

    由於是天主教徒的關係,小時候必需隨著父母上聖堂,做彌撒,辦告解等等--什麼叫做辦告解呢?就是醬你這星期以來所犯的錯誤,或想入非非的念頭通通講給神父聽,神父會將你告解的秘密在轉達給上帝--於是,神父會告訴你要多做禱告,多傾聽上帝或聖母瑪利亞的聲音,回去以後好好向上帝懺悔,念個十遍天主經,聖母經,聖三光榮頌等等,上帝就會原諒了你的錯誤啦...至於上帝在地球的代言人神父後來把你的秘密,我的秘密,大家的秘密怎麼啦,我就不知道了...按現在的道理來講,神父聽人們辦告解有點像是八卦週刊的記者在挖著大明星的隱私似的,只是一個被動一個主動的問題罷了...

    有段時間我就很想當一名神父,真的,為此我還去修道院讀了好幾年的書,準備將來長大了聽好多人秘密...很不幸我沒熬過那青年修道院的歲月--肯定是俗念太深,罪孽比較重,上帝根本就不要我...或者是說我實在太熱愛俗世的花花草草的生活,捨不得一把撲在告解亭裡,每天等著信徒們來懺悔自己的罪孽...

    話回到撒謊這件事情上吧,我並不熱愛撒謊,但是遇到不得不撒謊的時候,我也得來一把--比如說剛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吧,我就撒了一次謊--而且是大謊,並且還把他嫁禍在我最要好的同學身上...那是一個炎熱的夏日午後,我剛剛上了小學,我的同學小吳也剛剛上了小學,他是個聰明絕頂的傢伙,讀書老跟我搶第一名...我是鄉下小學老師的兒子,這第一名不是我拿是誰拿,小吳就是我的競爭對手兼好朋友...這天炎熱的週末下午,沒有課,我們就相約到學校耍去,學校此刻安安靜靜的,只剩下了樹上傳來的蟬鳴,我們挨班挨班的把逐個教室給翻了個遍,並且在其中一間教室大耍特耍起來--找來了墨汁瓶,將教室後頭的公佈欄以墨汁興風作浪,把該班學生們精心布置的公佈欄變成了庄大師的私人畫布,搞的是又髒又臭...這時刻我那姓吳的同學一直是在勸我別這麼做,但我沒聽他的...得意洋洋的搞髒了教室後揚長而去..

    而這事捅大了的時候是第二天被校長和我爸爸(也是該校老師)給叫到辦公室去詢問我是否案子是我犯下的,我心理一急矢口否認的這件事,我說不是我--是小吳,是小吳找到了墨汁在1年丙班的牆上亂搞的...不是我...,當然小吳怎麼說的是可想而知,我們之中肯定有一個人撒了謊,而那個人除了我應該沒有別人了...在後來這事當然是以我的承認和懺悔中結束了,但是至今印象仍然很深刻...我一時害怕想把責任轉嫁給我的同學/好朋友小吳...這個嘛...

    後來我轉校離開了那所鄉下小學,來到了城裡的學校唸書,自然而然也就離開了我的小吳同學...但我們還經常有聯繫,小學畢業後他以及其優異的成績考上了台北建國中學的副中唸書,一年他回來找我玩,談及了台北的生活種種,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他不管說到什麼樣的生活狀況,或是有什麼樣的體驗--只覺得"好玩"而並非痛苦或傷心的說法,是令我那個小小的年紀裡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一句話,如今呢?小吳會是在那兒呢?短腿族懺悔來了...